加拿大首位华裔女部长 出身香港贫农家

文章来源:出国之窗编辑:青青时间:2013-11-27浏览次数:

加拿大首位华裔女部长黄陈小萍出生于香港新界贫困农家,从小家中一贫如洗,必须自食其力,以奖学金加上打工完成学业;当有了一份师范学院的教职铁饭碗,32岁时却毅然放下一切,与面临失明、已移民加拿大多年的男友结婚;为了一圆年轻时无法完成的大学梦,一到加拿大就申请入读卑诗大学,45岁时拿到卑诗大学博士学位;2008年,历经两次败选,前后抗战八年,她终于反败为胜,攻顶国会,成为政治「菜鸟」,那年她正好60岁。

从新界农村走到加拿大国会,她花了一甲子。这位祖母级的国会菜鸟没有成为迷失在政治森林的小白兔,总理哈珀委任她为联邦多元文化秘书,她总是以便给的口才、清晰的思路,笑容满面、神采飞扬地穿梭于全国不同族裔的社团活动。2012年,黄陈小萍再度高票连任,让哈珀无法忽略这位超人气国会议员,于是让她更上一层楼,委任为联邦长者事务国务部长,黄陈小萍当时64岁,终于拿下「加拿大首位华裔女部长」的桂冠。

桂冠,代表着以过人的功绩获得荣耀;桂冠,也象徵着因胜利赢来了尊敬。「以功绩获得荣耀,让胜利赢来尊敬」,对于小时一贫如洗,一生习惯以多于别人双倍的勤奋好让日子顺利的她,有一种特殊的况味。

这个况味一路伴随她从新界到温哥华,再从温哥华到渥太华。一路有风有雨,她说:「我从不畏惧。」有时颠踬难行,她说:「我吞不下那口气。」更不时在转角处遇见挫败,她会昂首说:「走着瞧,我要用功绩(merit)赢回尊敬。」黄陈小萍手无寸铁、个头不高,却以无畏无惧的勇气奋力攀峰,堪称移民典范、政坛传奇。

◆凭功绩获尊敬我会赢

问:如何从贫困的农村走出来,奠定人生的基石?

答:我生长在新界的农村,爸爸有一个小农场,养鸭子、卖鸭苗,很多时候过生活很不简单。但是很喜欢念书,也能念,功课很好。

小学有贫童助学金,上学免学费;到了中学,虽然成绩好,有奖学金,但是只能付学费,不够买书,要自己赚钱。所以15岁开始当家教,初中教小学、高中教初中、师范时教高中。

曾经差点念不了书。初中毕业,考上英语中学,成绩是全香港前150名以内,拿到全额学费奖学金,但是英文中学买课本很贵的,家里没钱买,考虑不让我念了。

我的老师知道了,来和爸爸谈,她说,你的女儿功课顶尖,这么好,课本大家一起想办法。所以中学时期,每次开学前,和爸爸到处跑,买旧书,买不到就借的。

中学功课还是很好,可以念大学预科,但是这次家里真的不让我念了,让我帮忙经济,因为妹妹念中学了,弟弟也开始念书。我决定去考师范,可是师范要满17岁才能报考,当时只有16岁多,就先去私立中学教英文,一年后考上师范。

师范以第一名毕业,因为成绩优异,分发到公立中学教书。我很感谢我的小学老师,后来也做了好老师,也因为教书表现好,拿到British Council仅有的两个全额奖学金,到英国里兹大学念专门培训英文老师的文凭(diploma),拿到文凭后,回到师范当英文老师。

我觉得教育很重要,扶贫最重要的就是教育。不是我不能念大学,是家里要我出来做事帮助弟妹念书,可是我一直没有放弃,到了加拿大第一件事就是到UBC(卑诗大学)申请念大学,因为成绩好,学校让我从大三开始念,白天念书,晚上去温哥华社区学院教书,周末再到先生家里开的餐厅工作。大学念完,又继续念硕士和博士。

有人说我是工作狂,可是好像也不是,从小就这样,因为我习惯了。

问:作为移民,甚么原因促使您放下安定的工作,在年过50参选,且跳过地方选举,直冲国会?

答:移民初期也遇到一些事情,例如开车超速,我请警察开我罚单,警察却回答我:「去找你的老大哥来。」也有一次,路上开车时被人拦下来,看我是亚裔妇女,很凶的骂我。我在香港的经历,也有许多不被承认,还好里兹大学的文凭是英国系统,靠着那张文凭我才能去社区大学教书。

这些事情发生的当时,心想:「让我们走着瞧,我会赢。」也决定要帮助新移民妇女,尤其那些英文不好的,所以我又抽空去中侨、中华文化中心和卑诗移民服务中心当义工。

多年后发现只是在华裔社区这样不够,必须走出去。当我拿到卑诗大学博士学位后,成立了跨族裔的卑诗女企业家协会,希望能帮助移民妇女打进主流社会。

我也受林思齐影响很大,当时他是卑诗省省督,虽然不是民选的,但是在政治上有很大的影响力,他鼓励我们华裔要从不同的领域走出来进入主流,他强调我们是主流的一部分,我们服务所有的族裔不只是华裔,我们的目标是服务全国。

他给我很大的启示,我已在社区做了很多事情,但是发现很多事情是渥太华在做决定,所以我没有经过市和省,直接参选联邦议员。

问:童年和青少年时期与贫穷奋战、新移民适应环境,然后是两次败选,什么力量支持您屡败屡战,让人生逆转胜?

答:2000年在温哥华威士京选区代表加拿大联盟(联邦保守党前身),以新人首次参选,后来3000票落选;之后因为工作关系搬到列治文,2004年又代表列治文,毕竟在列治文知名度还是低,也输了3000多票。2006年考虑提前退休了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朋友问我要不要考虑再出来参选,2007年加拿大联盟与保守党合并,我就决定参选,通过八个月的提名,代表保守党2008年参选国会议员,这次以超过8000票反败为胜。

我不是一个有钱人,或是大企业,八年之间,从输3000多票到赢8000多票,有了一个大跃进,有很多华裔和非华裔的人帮我,有的从2000年一路支持我,因为认为我是一个信得过的人,是一个透明的人,You get what you see,不会说谎,不会藏事情,不会包装,很真诚,能做到就说好。即使到现在,我的服务处的态度仍然是能做的我就帮,我做不到的就告诉你可以找什么渠道。

问:您有害怕过,或是经历挫折吗?

我的人生到现在都很奇妙,从来没有害怕过,小时候因为家里穷,童年太辛苦了,也认为没有任何事情是当然的,要好好看重生命所拥有的,包括人家对你的支持和尊重。

对于挫折,或是不受尊重,那口气会很难咽下,但也激发我「会以光荣的功绩(merit)赢得所有的尊敬」的想法和力量。我常常说:「面子是人家给的,里子是自己雕的,要正正经经,赢得别人的尊敬」,还是有一点读书人的傲骨。

问:您是32岁才来加拿大的第一代移民,在60岁那年成为加拿大首位华裔女部长,您希望为社会留下甚么资产?

答:我不敢说我可以留下甚么「资产」,但是,我希望以我的经验鼓舞、启发所有女性,因为现在还是不够,加拿大目前超过50%的人口是女性,但女性参政的不多,华裔妇女更不多,希望我能做为一个启动,鼓励更多的女性。

将本文分享到: 更多
如果你对移民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【反馈建议】